主页 > 数码探索 >脚伤拄杖跳不得教练队友齐给力黄兹梁水领风骚 >

脚伤拄杖跳不得教练队友齐给力黄兹梁水领风骚

2020-08-01


脚伤拄杖跳不得教练队友齐给力黄兹梁水领风骚脚伤拄杖跳不得教练队友齐给力黄兹梁水领风骚

他的双脚在约2年前曾动过手术;他5年来才有时间第1次回家乡槟城过农曆新年;他在训练时一个动作要重覆做百多次。他就是在不久前结束的吉隆坡东运会获得2金1银的大马“跳水王子”黄兹梁。

黄兹梁在今年吉隆坡东运会取得男3米跳板以及男10米跳台金牌,在这两个项目皆成功卫冕,成功保住2年前在新加坡东运会所获得的金牌。自从2010年广州亚运会后,黄兹梁一直是大马跳水队男将主力,多次在大赛都取得好成绩,当中也包括在2014年格拉斯哥共运会获得男3米跳板金牌。

备战大赛

放眼当世界级选手

对于未来的目标,黄兹梁说:“我的长远目标是2020年东京奥运会,并且要成为世界级的选手。我觉得奥运会金牌对我来说不是很重要,最重要的是要摆正好心态,去参加每一场比赛,这个比什幺都重要。共运会和亚运会是我们明年的两个大赛,我会全力以赴,练到最佳状态去比这两个比赛。对于亚运会,我不会特别去强求金牌,我应该要摆正好心态,去超越自己。我觉得拿金牌或不拿金牌都不是那幺重要。”

谈到本身发挥最好的比赛,“我觉得本身最好的比赛是获得2014年共运会冠军(金牌)。2014年和2015年是我最巅峰的时期。我在2014年获得共运会金牌,还有2015年参加的奥运会资格赛的两场亚洲杯赛事都取得冠军。”

暂不退役

想读大学追求知识

黄兹梁说:“我目前还没有退役的打算。我想再拼多一届奥运会后,我觉得本身要上大学就读。我正为进入大学做準备,我要就读体育系。我想读好大学,然后再看情况,决定下一步。”

“我本身以前学习不太好,但是大了之后,看的和认识的人更多。我觉得运动的生涯再好,它也是会过去成为历史。以后的未来还是得靠文凭和知识。我觉得必须要完成学业,不然人生会不完整。我以前要跳比较多项目,因此把学业放一边,但之后我觉得不会跳这幺多项目了,因此可以把一些时间放在学业上面。”

鲜少回家

思念化动力续拚搏

对于长期和家人分隔两地,他说:“想念家的感觉肯定有的,不过年轻的时候就必须出来闯,并且决定跳水事业后就要跳好来,把这个思念化成动力。无论我想做什幺,我的家人都很支持我。我一年大约才回来槟城两到三次,毕竟要长期训练;而今年的农曆新年,是我5年后第1次回来槟城过新年,因为之前的5年都有大赛,都不在马来西亚。我觉得付出这幺多,尤其是在新年不能和家人团聚,就会有动力去完成自己的目标。我会跟自己说,现在年轻的时候没有回去不要紧,努力在外拚搏,争取努力跳好来,赚多一些钱,然后在未来有多一些时间陪伴家人。”

对于这10多年以来的跳水生涯,他感触良多。“我很高兴本身比一般人更成熟,能出来去闯。我觉得为跳水所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我为本身目前所取得的成就而感到光荣。”

无法神勇

伤后比赛考验最大

关于金牌背后的故事,黄兹梁说:“我在前年时两只脚受伤,是疲劳性骨折,我差不多用半年时间来复原。我很高兴能够赶得上奥运会(2016年里约热内卢赛会),接着慢慢的康复,到了今年才跳回单人项目。之前都是跳双人项目,因为我这两只脚都是最受力的地方,所以需要时间去接受压力,即跳板的压力以及训练量,还有各方面的东西都需要一步一步来,它需要一段时间去“适应”。这对我的考验是蛮大的,特别是在东运会之前。这次在东运会,我是跳3个单人项目,所以整体的成绩(2金1银)我还是相当满意的。”

对于在跳水生涯的最艰辛比赛,“我觉得每一场比赛都会面临这样的考验,考验最大的就是受伤后的每一场比赛。因为我要慢慢找回那一种的信心,那一种的气氛,不会像以前那样,我需要一步一步来,需要很有耐心。我有时会着急,会问自己做幺无法像以前那样跳得像“神”一样。因此,我认为受伤后的比赛对我来说考验很大。”

每天须冰敷治疗

当被问及两年前的胫部受伤是否完全康复时,黄兹梁回应说:“我2年前的伤基本上是康复了,不过由于两只脚都动过手术,并且是最受力的地方。它需要时间去慢慢接受那个压力,毕竟开过刀。所以在受伤后,我每天都要敷冰,做治疗,这些都很重要。当时,我爸爸和妈妈都在吉隆坡照顾我。”

黄兹梁坦言,两只脚动手术时(2015年11月)是他人生最低谷的时刻,因为担心会影响本身的跳水生涯。兹梁描述说:“我拿了6个星期的拐杖,是最难熬的6个星期。因为我完全不能做什幺,就只能呆在家,而且也只能看着队友跳(训练),而本身不能跳,那种心情对我来说就是最大的考验。还有就是,我的心里也有点焦急,就是想很快好,要赶紧回去赛场,毕竟也跳了10多年。当突然受伤不能跳,这影响还是蛮大的。”

他非常满意目前的训练,这都是由大马跳水总教练杨祝梁安排。“目前的一切训练计划都安排得很好,我每天训练6到7个小时,分为两个时段,大约从早上8点半到12点,下午3点到6点半或7点。在训练量多时,每一个动作要重覆跳百多次。如果训练量较少,每一个动作要跳大约60至70次。我起初跳时会感到害怕,这是正常的。在环境和队友的鼓励下,我会觉得其实不高,其实很好玩。我也要特别感谢杨祝梁和黄强教练,没有他们,也没有今天的我,他俩教会我很多东西。我学了10几年的跳水,不仅是跳水,也有人生的经历,怎样去做人和做事。”



上一篇:
下一篇: